<sub id="gqbrb"></sub>
    <sub id="gqbrb"><cite id="gqbrb"></cite></sub><input id="gqbrb"><output id="gqbrb"></output></input>

      <table id="gqbrb"><cite id="gqbrb"></cite></table>

      <input id="gqbrb"><output id="gqbrb"><li id="gqbrb"></li></output></input><input id="gqbrb"></input>
      1. 歡迎來到成都拓普機械有限公司
        EN CH
        Lang
        行業動態
        環保行業拐點來臨,差異化生存成關鍵!!
        release time : 2018-08-21 read : 482
        今年以來,由于融資環境惡化,出現眾多環保企業“融不到”和“還不起”的局面,多家環保行業領軍企業“紛紛告急”。對于眾多環保企業而言,今明兩年將是行業的拐點,更是企業如何發展的戰略選擇時點。站在十字路口,環保產業業內人士需要反思行業屬性和企業性質的兼容性、行業競爭激烈的根源以及企業未來出路三個問題。未來,以政府為需求側依然是國有企業發展的重點方向,民營企業更適合成為生態型企業。
        PPP擴張周期基本結束
        一系列政策針對PPP項目基本形成了各個流程的閉環監管
        在金融“去杠桿”政策環境下,環保企業面臨著融資周期長、成本高的難題,各種融資手段難度均較大。債券融資方面,例如東方園林發債10億元僅融到5000萬元資金的事件;股權融資方面,上半年僅有津膜科技(600萬元)、富春環保(7.8億元)完成非公開發行融資,其余十多家有預案尚未完成發行的,規模約200億元;股權質押融資方面,有幾十家環保上市公司持股比例5%以上的股東質押率超過80%,有的甚至達到100%。
        除融資困難以外,環保企業的債務違約事件時有發生,例如神霧環保的“16環保債”、凱迪生態的“11凱迪MTN1”未能如期兌付,以及盛運環保約6.3億元的債務到期未能清償等。此外,還有不少環保公司的債券存在違約風險。
        從當前環保公司的主要訂單來源——PPP項目來看,2017年以來,財政部和發改委的規范性政策遍及PPP的主要參與主體。地方政府方面,財政部分別于2017年4月、5月和今年2月陸續發布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的通知》、《關于堅決制止地方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違法違規融資的通知》和《關于做好2018年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工作的通知》,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和違法違規融資的行為。在社會資本方面,國資委發文嚴格限制央企盲目參與PPP項目。金融機構方面,財政部發文全面規范金融機構對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的投融資行為。PPP項目方面,財政部對PPP項目的適用條件和程序上作了更加嚴格的規范,統一新項目入庫標準,并開展已入庫項目集中清理,積極推動項目建立按效付費機制。至此,針對PPP項目基本形成了各個流程的閉環監管,從2015年開始廣泛推廣PPP項目至今,長達3年的擴張周期基本結束。
        今明兩年將是行業拐點
        需求端從以政府為主,轉向以工業領域、社會大眾為主
        環保企業 “不好做”主要體現在業務的同質化和舍本逐末兩個方面。
        在內功普遍堪憂、融資環境惡化、PPP規范大潮三重因素疊加下,環保行業形成了“宏觀政策利好、微觀艱難前行”的發展困惑。對于眾多環保企業而言,今明兩年將是行業的拐點,更是企業如何發展的戰略選擇時點。站在十字路口,需要反思行業屬性和企業性質的兼容性、行業競爭激烈的根源以及企業未來出路3個問題。弄清楚這3個問題,對環保企業選擇發展方向比呼吁政策支持更有幫助。
        多數環保行業的細分領域屬于公共事業范疇,從當前實踐情況來看,更適合國有企業的發展。以水務和垃圾焚燒兩個細分行業為例,據E20水業企業和固廢(垃圾焚燒)企業2017年的評選結果,水務規模排名前30名企業中,有24家國有企業(第一大股東為國資的,下同),4家民營企業和兩家外資企業;垃圾焚燒規模排名前20家企業中,有14家國有企業,6家民營企業。反觀互聯網、移動互聯、環保設備制造等行業知名公司,卻鮮有國有企業的身影。
        這正是行業屬性和企業性質的兼容性的問題。今年以來,深陷困擾的環保企業多以民營企業為主,國有企業雖受影響,但集中體現在增量項目拓展層面。
        行業本身并沒有優劣之分,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,都需要思考在不同的行業土壤中,適合播種哪類種子,結出什么樣的果實。對于公用事業,國企多依靠政府需求生存,而民企對于污染者付費的工業需求和公眾需求有更多的成長空間。
        過去幾年,“低價中標”、“競爭激烈”、“野蠻人”成為環保項目的代名詞。反思這一現象的根源,是由兩方面原因導致的:一是已經識別出來的環保行業機會大多進入壁壘低,企業的產品、服務、標準和模式難以形成差異化;二是終端需求——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基本相同,轉換成本低,并且議價能力強。
        那么,環保產業何時才能走出惡性競爭的階段?筆者認為需要具備兩方面的因素:一是環保行業被識別出更多深層次的市場機會,企業具備了實現差異化的途徑,并且真正加大了研發投入和模式創新;二是需求端從以政府為主,轉向以工業領域、社會大眾為主,需求實現了多樣性。
        生態型企業是出路
        采取“強連接”的方式,形成生態網狀的競爭優勢
        由于環保企業的內部環境不同,因此未來出路難以以偏概全。通過上述分析基本可以得出如下兩個結論:
        第一,以政府需求為主的市場結構呈現倒三角形。倒三角形最上層是數量眾多且以民營企業為主的設備制造、藥劑生產等上游環節;中間層是數量中等,也以民營企業為主的設備集成、技術解決方案、工程實施等中游環節;最底層是數量最少以國有企業為主、從事投資和運營業務的下游環節。這一倒三角市場結構的支點是政府環境治理需求,這樣的市場結構往往經不起“風吹草動”。只有政府需求端變寬一點,比如出現深度處理需求,才能促使企業形成差異化格局,衍生出不同發展路徑。


        只有跟著政府的政策不斷調整企業的發展趨勢,才能夠走得更遠。


        mqu.cn site.nuo.cn 偷拍在线亚洲手机视频